理事長

Huang Ching-Lung

我為什麼發起成立信民協會
 

  非常感謝大家蒞臨信民協會成立大會,此刻第二次總統大選辯論會正在舉行,造成大家的不便,實在很抱歉,但也更顯示大家對信民協會的盛情,僅代表全體會員再次表達衷心感謝。
 
  剛剛的短片中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明明大家同在一條船上,為何斤斤計較於過去,卻看不見共同的未來?確實,我們每個人的過去都很不一樣,這點我從小就有所體會。譬如說,我的父母都是受日本教育的本省農民,從小聽他們講日本時代如何有秩序、如何講究誠信、大人(警察)如何有權威等等,以致於當我讀初中時,有一天放學回家跟媽媽說我在學校上歷史課,講到清朝末年中國人如何被帝國主義欺凌等等,心裡頭很難受....。我媽媽的反應很有趣,她一邊在廚房大灶炒菜一邊默默聽我講,等菜炒好火熄了之後,這才輕輕回我一句:你怎麼越來越像外省人!

  

  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省籍問題的存在。但是在我求學過程中,從初高中到大學,許多對我一輩子影響深遠的師長大都是外省人。這讓我不得重新思考所謂的省籍問題到底代表什麼,譬如說我這些外省老師談到日本人,絕大多數都沒有好印象,和我的父母很不一樣。我的經驗應該不是特例,我們的老一輩有如此不同的背景,光是對日本人的態度就天差地別,卻在特定的歷史時空下一起在這個島上生活,還要承擔起反共復國的大任,你說台灣的政治有可能單純嗎?這是我讀政大時,有一天吳豐山先生來系上演講時說過的話,印象特別深刻。
   
  由於出身背景不同,每個人的成長記憶也就有很大的差別,但這其實不只是省籍問題而已。有個親身經歷的故事我曾經寫成文章,說的是2007年夏天我在美國進修時,偶然的機會參加台灣同鄉會舉辦的夏令營,我們從紐約搭郵輪到加拿大哈利法克斯港,幾天船上的行程讓我有機會和海外台灣鄉親深入交談,他們許多人都出身醫生世家、再不然就是地主的後代,對兩蔣與國民黨政權難掩惡感,談起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更是個個忿忿不平。記得有一天午餐後閒聊,正當大夥你一言我一語訴說對土改的「苦大仇深」時,有人看到我一直沈默不語,示意我也表示點意見,我這才開口說:我家是佃農出身,如果沒有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我可能根本沒機會受教育,遑論到美國進修與大家結緣!講完之後,全桌靜悄悄。
   
  我把這個故事稱之為我的轉型正義初體驗,一方面它讓我深刻體會什麼叫「奪財之恨甚於奪妻!」過去總以為台灣的土地改革很成功,該是人人叫好才對,卻不知地主被強分土地的痛苦,即使都過了半個多世紀,後代仍然恨意難消。軍公教年改引起的爭議,恐怕也很類似吧。同時也足以說明,所謂轉型正義其實是個很複雜的問題,並不是說轉型正義不重要,只是你的正義未必是我的正義,我們在評斷時不能忽略時空環境以及每個人當時的處境。
   
  我從事新聞工作30多年,談到媒體資歷,在座有許多新聞界前輩,我只是晚輩。但我確實有一張較為特殊的履歷。我先後服務過的媒體有聯合報、首都早報、自立晚報、自立早報、中時晚報、中國時報、還有旺報。有的很大、很老,也有很小、很新的媒體,更妙的是各種政治光譜都有,所以就有人好奇問我:你怎麼去適應如此七彩紛陳的媒體顏色?現在回想,或許正因為從小就已認知到台灣的複雜性,讓我對不同意見者能有同理心,因此在任何媒體機構都能找到立足點。當中最重要的概念,就是扮演平衡者的角色。
 
  例如30年前我決定離開聯合報,投入康寧祥先生創辦的首都早報,原因並不是我在聯合報表現不好,這點在座的聯合報副董事長黃年兄可以作證;而是我當時深深覺得台灣本土的聲音被壓抑太久了,媒體需要平衡一下。又如10年前我擔任旺報創報社長兼總編輯,那也是因為我從中國時報總編輯卸任後到美國進修時,強烈感受到中國崛起已是大勢所趨,連美國都那麼重視,台灣與大陸只有一水之隔,無論文化血緣、地理與歷史關係、乃至於政經上的連動都如此密切,整個社會對大陸的發展卻如此陌生,這太不平衡也太危險了,所以就在因緣際會下創辦了旺報。
   
  我感到很幸運,過去30多年從事新聞工作,讓我不但有機會親身見證台灣的民主化轉型,2006到2008這兩年又在余建新董事長的支持下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以及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進修,對美國學界、智庫以及美國的台海政策,有了第一手的接觸。2009年之後再蒙蔡衍明董事長支持,讓我負責創辦了旺報。十年來我先後去過大陸不下一百次,幾乎跑遍了所有省分地區,與各式各樣的人接觸,對大陸社會應該說也有起碼的了解。今年是旺報創刊十週年,我在報社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所以就申請退休。同時想以我過去這麼多年的經歷,能不能發揮一點餘熱,再為台灣做點事,於是就發起成立信民兩岸協會,作為我第三人生的開始。
   
  我們的協會名稱叫信民,什麼意思呢? 所謂民無信不立,這是最簡單的道理。但信民兩個字還有更深刻的意涵,就是相信人民、信仰民主、信賴民意。我們會有這樣的構想,首先是因為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作為華人社會唯一的民主地區,我們理當珍惜、必須呵護。同時,我們也不能不看到當前國際局勢與兩岸關係的變化,一方面,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美國的單極獨霸地位已經不再,「後西方、後秩序」的時代正在來臨,全球逐漸形成多極的格局。再者,中國崛起後影響力越來越大,這兩年甚至引發全世界的恐中效應,台灣站在東西衝突的最前沿,如何肆應國際局勢的變化,是無可迴避的挑戰。尤其未來幾年將是兩岸關係的歷史交會期,明年一月台灣大選、十一月有美國大選;2021年是中共建黨一百週年、也是第一個一百年,2022年中共召開廿大,習近平要尋求他的第三個任期,不可能不對台灣問題有所著墨。這些都是台灣社會必須重視的嚴肅課題。
   
  兩岸問題是攸關台灣生死的大事。面對紅色政權的促統壓力,我們除了戒慎恐懼之外,更需要建立內部共識;在堅持民主體制精神的前提下,以更宏觀的視野、更務實的態度,來應對挑戰。未來我們將以協會為平台,廣邀各方俊彥,製作廣播節目、影音視頻,透過新媒體技術,宣揚主權在民的民主理念。我們也會定期發表兩岸政經趨勢研究報告,幫助大眾在一片迷霧中看清問題真相,進而凝聚共識。
   
再次感謝大家的光臨。

 

文/信民協會 黃清龍

黃清龍 

協會監事

陳錦滄.jpg

三創育成顧問(股)公司 總經理

陳錦滄(常務監事)

黃啟倉.jpg

實踐大學 財經系 助理教授

黃啟倉

​協會理事

Franz Chen.jpg

法藍瓷公司 總裁

陳立恆(常務理事)

陳田文大頭照(2019.12.06).jpg

嘉實建設公司 董事長

陳田文(常務理事)

Contact US

台北市中正區青島東路37號4樓

​​Tel: (02)2393-4388

taipeishinmin@gmail.com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2023 by Personal Life Coach.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